趴趴熊🐻

花又开好了20


1000个赞福利

看柯婉如何和好^_^

————

坐回车上的尹柯还是认真地给沙婉发去了道歉的消息,由于他打电话去沙婉一直处于关机的状态,显然打电话是没用的。然后单约了社团同学,表示自己周末没有时间参加,只能单独请老同学吃饭了~

尹柯第二天一早也没见沙婉回他的消息,便起身去了公司,想着沙婉之前说过会回办公室的。可是走过销售部浑然不见她身影,他便去找刘聚了。

“沙婉怎么没来?她不是今天要来办公室的么?”尹柯问起了刘聚。
“你女朋友大人生病了,你难道不知道么?吵架了?”刘聚轻声的在尹柯耳边说到,毕竟公司没人知道他们俩在一起。
“帮我个事?”尹柯走到刘聚位子上搭着她的背说到。
“什么事?”刘聚好奇的看向尹柯。
“你见过沙婉爸妈吧~”看着刘聚点点头,尹柯继续说道“中午请你吃饭,慢慢谈~”
 
迷迷糊糊的沙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早上醒来头晕的很,完全睁不开眼,拿起手机给刘聚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请假,眯着眼睛摸着床头的水,拿过来喝了一大杯,又倒头睡了过去。她睡了多久她也不知道,就感觉自己做了个梦,自己坐在一只大鸟上,在飞,而尹柯就在对面的山头,沙婉转过头喊尹柯,看到他也在喊自己。忽然另一只大鸟从自己身旁飞过,大翅膀直接拍打在自己的大鸟上,自己直接从大鸟上面翻了过去,而那只拍打自己的大鸟上面坐的是茹青,看着他朝尹柯的山头飞去。。。沙婉看着尹柯离自己越来越远,忽然醒了。头还是有点痛,起身洗漱了一下,走出门看到沙父正在熬粥,沙婉从后面抱住沙父“老爸,还是你好~”

“女儿起来啦,还难受么?坐沙发上休息下就可以喝粥了,都大半天没吃东西了。”沙婉看了看时间,都快下午四点了,怪不得老爸已经下班回家了。
“赶紧多吃点,想吃什么再和爸爸说,你妈等下就回来又要唠叨你不照顾好自己了。喝完了,再去床上躺着。”沙婉喝着粥默默点点头。
 
刘聚坐在尹柯车上,觉得他真是太大胆了,沙婉还生着气就敢这么去见她爸妈,虽然美其名曰“慰问生病同事!”
“沙婉生病了,我难道不应该去看她么?这整件事情就是个误会!”刘聚回想着尹柯刚才的话,真觉得受苦的不该是沙姐姐。
 
沙婉靠在床上,听着母亲在外面和父亲的各种叮嘱,打开手机看到了尹柯的道歉信息,还有颖珊的,叫她不要一时冲动,不相信尹柯,中了别人的圈套,把她在医院听到的都一一详细的给沙婉说了。其实昨天晚上回家后,沙婉就觉得自己有些冲动,所有的一切显然都是茹青指引她看到的。她生气地更多原因是尹柯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告诉自己,但是想来,自己确实又从来没有问过。看着茹青还在自己点过尹柯赞的下面点了赞,很显然是给自己看的。

还在思考的沙婉忽然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貌似是家里有人来了,她想自己这种状态还是别出去了,但是慢慢的她好像听到了刘聚的声音,好像还有尹柯的声音。。。越听越不对,沙婉赶紧起来打开了房门。“小碗,刘聚他们来看你了。”母亲笑眯眯的说着。沙婉眼神直接略过他们,看到站在一旁的尹柯。可能是知道会见到自己的父母,尹柯把自己整理的很精神。看到沙婉憔悴的脸,尹柯真的很想上去抱抱她,跟她好好的道个歉。

“沙婉你身体不好,别站着,赶紧进屋躺着”尹柯看到沙婉赤裸的双脚站在地板上,不由得就脱口而出。
“对对对,赶紧去床上躺着,让你同事进去陪你聊聊天。”沙父也注意到了自己女儿的双脚,也赶紧吩咐道。
“沙婉房间有个沙发,你们可以去里面坐着,我们等下送点水果进去。”沙母看着站着的几个年轻人开始招呼起来。
 
刘聚和尹柯跟着沙婉走进房间“你们怎么来了?”
“问你家尹柯吧~死活拉着我来的~”刘聚赶紧撇清了自己的关系,一屁股窝在沙发上。
“你生病了,我怎么能不来呢,医院的事,是我不好,我很郑重的来道歉。”尹柯把沙婉扶到床上盖上被子,自己也坐在床边,双手握着沙婉的手“原谅我,好不好。”
“不好,你都没有带好吃的过来,怎么可以随意原谅你。”尹柯知道沙婉已经原谅自己了,一旁的刘聚瞬间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起身走出了房间。。。
“等你好了带你去吃好吃的。”说着把沙婉搂进了怀里。
“呀~爸妈都在呢”
“没事,被看到了,正好见家长~”
“谁要带你见家长拉!还真的好意思说出口的。。。:”沙婉说着,捶着尹柯的胸口。
“这件事,我也是冲动,没有听你好好解释,我也有不好的地方。但你以后有什么事,都要第一时间和我说好么?我不想从别人口中听到你的事情。”尹柯看着依旧带着委屈脸的沙婉,郑重地点了点头。吻上了沙婉的额头。。。
 
“刘聚,你怎么出来啦?”
“他们俩要讨论客户方面的事,我不适合听。而且好久没看叔叔,阿姨了。来陪你们聊会儿天。”
“真是懂事啊!你看我们家沙婉也不和我们商量下就一个人去了吴川,都没人照顾她了。你看,本来在公司还有你的照应。”沙母手上忙着,嘴里也不停的和刘聚念叨着。
“哈哈~沙婉人缘好,大家都会互帮互助。今天来的尹律就经常去看她。”心想这干脆给尹柯铺垫下,顺手接过沙母手中的水果,走去沙婉房里。
望着刘聚的背影,沙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沙母,只见沙母嘴边扬着浅浅的笑容。
 
沙婉正枕在尹柯的臂弯里,尹柯的左手正拿着一撮沙婉的头发把玩着。两个人没有说话,却觉得这样的氛围很舒服。
“等你好了,我们去看郁风的演唱会吧。票我都订好了,本来昨天准备和你说的。”
“好!是日本那场么?顺带去迪斯尼吧!”
“好!”
忽然的敲门声把两人的思绪拉了回来,“小碗,妈妈进来咯”尹柯离开了沙婉的床走去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刘聚。
“别紧张,是我。”刘聚在外面坏笑得看向尹柯。
“故意的~”沙婉瞥了个白眼给刘聚。
“来来来,吃水果吧!”尹柯看了他一眼,接过水果喂了口给沙婉,沙婉也拿起喂了尹柯一口。
“看在你今天帮忙的份上,我也喂你一口”尹柯说着,拿起一片准备往刘聚嘴里塞,却被他手接过说还是自己吃吧~
听着女儿房里的笑声,沙父也很是欣慰。
 
周末的沙婉准备宅在家晒太阳,春天来了,人也特别容易犯困。坐在阳台上的她正喝着茶,打开微博的她差点喝茶没呛到~热搜第一条就是“邢颖珊 邬童”,旁边还有个爆。沙婉点进颖珊的微博。她转发了邬童的微博,邬童写着“家乡的汤好喝么?女朋友大人~”还附了三颗心。下面的照片是邬童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侧脸,手里拿着东西喂颖珊。这是上次给颖珊庆生的时候,沙婉在一旁抓拍的,还抱怨都没吃过尹柯煮的菜。下面的评论有“祝福女神找到真爱。”也有“平时看K酒店的少东家都是酷酷的,没想到竟然会为爱做羹汤”也有“两人好配!祝福祝福!”。。。。。。看来祝福的人挺多的,其他那些什么八卦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那些沙婉没来的及看就给颖珊拨去电话了。
此时的颖珊已经躺在邬童别墅追着综艺,“就知道你会来电话,看来睡懒觉了么。比我预想打电话的时间晚了不少。”
“你也真是的,准备公开也没提前和我说!”沙婉看到颖珊心情不错,便也就调侃了起来。
“那天从医院回来,邬童决定的。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公开也好,就同意了。”颖珊说的很平淡,却也透露着淡淡的幸福感,“你和尹柯今晚来别墅吃饭吧,庆祝我们公开,我等会儿在群里吼一声。”
沙婉还没有看微信,他们四个人的群已经几十条的消息。原来尹柯早就截图爱特了邬童,并扬言也要喝他做的汤。。。
 
邬童山里的别墅,沙婉是第二次来,上次是给颖珊过生日的时候。这里曲径通幽,又要走一段山路,很适合颖珊在这养伤。沙婉看着他们俩觉得真好~心里又想起了远在德国的唐缇,她应该也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吧,希望她能够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颖珊腿脚不方便,四个人也就简单吃了顿便饭,沙婉听颖珊说半山腰有个地方特别适合看星星,就喊着尹柯带她去看。

这里的山路尹柯很熟,毕竟工作后邬童就自己搬过来住了,还特意为尹柯留了房间,他偶尔会来住,但是总嫌离自己事务所远,后来渐渐就不住了。半山腰看星星的地方有着他和邬童以及唐缇过去几年的青春,他们曾一起喝着啤酒并肩而坐抱怨工作,抱怨社会,抱怨生活。而如今,邬童事业有成,可以说也有了美娇妻的陪伴,自己的事务所也在稳步上升,也和沙婉一起努力进步,而唐缇只身一人去了德国,这些年,他们接受了生活的艰难,接受了工作的不公平,也接受了感情的伤痛,早就不是当初喝着啤酒只会抱怨的毛头青年。
 
沙婉第一次来这里,尹柯停下了车,春天的晚上依旧有些凉,尹柯不让身体刚好的沙婉下车,只是开了天窗让她躺下看着,沙婉调了调尹柯的音乐,里面放着悠扬的小提琴曲,只记得是某个日剧的插曲,是沙婉之前调侃小黄曲的时候录进去的。尹柯也把自己的座位往下调了下,握着沙婉的手,听着音乐,看着满天的星星。不知道是曲子太悠扬,还是沙婉生病刚好,不一会她就睡着了。尹柯关起了天窗,拿起后座的毯子给沙婉盖上,这是出门的时候颖珊给他的,说山上冷,沙婉现在受不了凉。看着睡着的沙婉,尹柯伸手捋了捋她的刘海,浅睡的沙婉被尹柯的动作惊醒了,迷糊的挣开眼睛,双手习惯性的搂上了尹柯的脖子,“尹柯”沙婉刚睡醒的眼睛水汪汪的,那一声尹柯更是软软的。尹柯一边看着她,一边顺着她的刘海。鼻尖对鼻尖的距离让他们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沙婉伸手触上了尹柯的睫毛,尹柯眨了眨眼睛握着沙婉的手,吻向了沙婉的唇,轻柔的力道慢慢加重,沙婉也迎合着尹柯的节奏~尹柯的呼吸慢慢加重,手也已经伸进了沙婉的毛衣顺着腰间往上爬。尹柯的外套早已不在他身上,沙婉白色的香肩也早已暴露在空气中。尹柯忽然停下了动作,窝在沙婉的颈间,沙婉感受到了他粗重的呼吸,“尹柯,我准备好了~”两人不是没有吻的忘我过,可是沙婉一直没有准备好下一步,尹柯尊重沙婉,也从来没有迈出那一步,沙婉一直觉得略有内疚,可是经过了医院的那次事件,让沙婉完全敞开了自己的心,她愿意把自己交给尹柯。这次沙婉准备好了,尹柯却停下了“我不能让我们的第一次发生在这样的地方~谢谢你的信任,我要给你最好的!”说着又给了沙婉一个深吻,起身,给把沙婉的毛衣拉好,开门下了车吹冷风去了。

看着车外的尹柯站了十多分钟,沙婉心疼,怕他感冒,拿起外套下车给他披上,从后背抱住了尹柯的腰“尹柯,我好爱好爱你啊~”尹柯转过身笑着说“我也爱你,走吧~外面冷,回车上吧~”

星星在空中闪动着,沙婉看着天空中的星星,心里默念要和尹柯永远在一起~


————

周末愉快~

海豚从眼前飞过

我看见了最阳光的笑脸

好时光都该被宝贝

因为有限……

感恩节的一天,感谢入了这个坑,感谢遇到小六班的宝宝们,愿海豚送去最真挚的祝福❤️

Nothing to lose😊

Happy Thanksgiving Day~

花又开好了19


你们要的柯婉

有点小虐……

————

坐在尹柯车上的沙婉大致问了下颖珊的情况,尹柯看她是真的有点累,就让她休息会儿,听着他车上的音乐,沙婉迷迷糊糊说了句“最近又在练小黄曲的舞蹈么?”

尹柯握住了她的手,笑着说“要不下次你和我一起跳?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舞么?” 沙婉被握住的手想伸出去打他,却被尹柯牢牢握住了“开车呢”沙婉倒也安静的不闹了,继续眯眼睡觉。



看到沙婉的颖珊给她一个大大拥抱,说要单独和沙婉聊天,尹柯便识相的走了。快中午时分的医院已经渐渐忙碌起来了,颖珊所处的VIP楼层还算安静,正值午间查房时候,不免也有些人的走动。茹青照常来给颖珊做检查,进门就看见在插花的沙婉,沙婉没想到会遇到茹青,只是微微笑,以示打招呼。“那个,听说你的下个广告会受影响,邬童说要和尹柯交待一声,说他是负责他们公司的律师,他今天还会来么?”茹青关注到沙婉停下的手继续和颖珊说道“要不我微信上直接联系他?”



“没事,他女朋友在呢,我和他们公司的一切事物的对口人就是沙婉,你不需要直接找尹柯了。”颖珊看向沙婉的方向。

“哦~我们见过,要不我们加个微信,颖珊有任何情况我随时联系你?”茹青拿出手机,沙婉看到她手机上挂着的Hello Kitty,想到了尹柯车上的那只,虽然市场上这种猫很多,但是这两只显然是一对。

“沙婉?沙婉?”茹青看到她眼神的方向,不紧不慢的喊着她,回过神的沙婉拿出手机扫了扫。

看着茹青走出的方向,沙婉依旧在发呆,“你认识她么?”颖珊的声音唤回了沙婉。

“上次和尹柯吃饭的时候,遇见过她,说是他以前的同学。”沙婉回忆着那天的情景和颖珊说着。颖珊听邬童说过尹柯的上一段恋情,可是不知道女主角的名字,但是她隐约觉得茹青就是那个女主角,但是看着尹柯的态度,她并不是很担心,为了沙婉不多想,她选择了暂时不告诉她她的猜想。



回到办公室的茹青翻起了沙婉的朋友圈,东西不多,没有和尹柯的合照,也没有两人腻歪的留言,有偶尔记录的风景,也有逗比的玩笑段子。尹柯的朋友圈她自是早已看过,和与她恋爱时候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因此她得出了他俩感情并不牢固的结论。而与此同时,尹柯也收到了同学聚会的邀请,原来社团同学回来是为了举办婚礼,所以欢迎大家带家属。



下午查房的时候,茹青把沙婉喊到了办公室,说是要讨论颖珊第二步治疗的方案,而其实,邬童早就否认了他们医院的提议,准备把颖珊接回家安排私人医生照顾。“因为会影响到你们公司的下一个广告拍摄,所以先给你过一下邢颖珊的病例和治疗方案,这个也确实是你们公司该知晓的事情,你过来看下电脑上的内容吧。”

沙婉走到茹青身旁,大致了解了下颖珊的右腿的情况,茹青想切换另一张报告给沙婉看,却不小心点到了一个文件夹,里面她和尹柯一起搂着的照片赫然出现在她眼前,沙婉瞬间脑子充血,感觉无法思考,却又要自己故作冷静,她只听见茹青声音遥远的传来说“因为以前社团同学回来,我们要组织聚会,说要找以前的老照片来做回忆的视频。所以我也正在整理照片。”沙婉勉强自己微笑了下,示意继续看颖珊的报告。之后关于颖珊报告的具体细节她都没听进去,脑子里都是刚才的那张照片,举止亲密的程度根本不是一般朋友的尺度,加上那只Hello Kitty,沙婉都不敢容许自己再往下想下去,而且尹柯经历过这些,为什么不和她说?”



坐在尹柯车上的沙婉显然不是很开心,尹柯以为她只是累了,就没问她太多。只是问她周末有同学聚会,问她是否一起参加。

沙婉也是不闷声不响的摇头表示不去,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问他和茹青的关系,尹柯缓缓停下车,他并不准备隐瞒沙婉什么,只是自己现在真的把茹青当朋友,特地和沙婉说起这件事他又觉得有些刻意,怕她会瞎想。既然现在沙婉问起,他也就老实的和她交代。


沙婉安静的听着尹柯的叙述,尹柯自然只是简单的说了茹青的身份,所谓细节他必然不会告诉沙婉。虽然听到的只是“他们曾经在一起过,分开也两年多了,早就不联系,就是当同学”等等这些话,可是沙婉脑海里还是想到那些年学校门口小摊的零食是他们两一起吃得,那年实验室晚上的陪伴,那年社团成员对他俩的起哄。。。当然,还有后备箱里从没被尹柯扔掉的那只圆脸大猫!!!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知我在医院会碰到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如果真的坦荡,为什么不提早给我坦白一切?”沙婉脑子里浮现的都是都是茹青手机上同款的Hello Kitty,“对!还有你车上一直不肯扔的猫!”

“猫?什么猫?沙婉你别激动,没有和你说,确实是我不好,可是我总不可能随意就和你说起她啊~真的已经过去了,我真的和她只是朋友了!”看着这样的沙婉,尹柯有点不知所措。

“你自己心里明白,你要真和她是朋友,人家公司电脑还会放着你们的亲密合照?什么同学会,我不会和你去的,你自己去吧!”沙婉说着,便开了车门,下车跑远了。。。



尹柯在车上坐了会儿,拍了拍方向盘,仔细分析了一下,肯定是刚才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他直接驱车去了医院,见茹青不在办公室,他就直接去了颖珊的病房,只见邬童也在。对于他这个点出现,邬童是惊讶的。

尹柯走向茹青的方向,示意她忙完了,出来下,他在走廊等她。看着这一切的颖珊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等茹青走出后,示意邬童不要关门。

“你和沙婉说了些什么?”尹柯显然在抑制自己的怒火。

“就是邢颖珊的病情,还能聊什么!她是你女朋友,你们难道都不好好交流的么?”茹青一手忙着看手里文件的记录,一边一直低着头看文件。尹柯了解茹青,她不是个善长撒谎的人,她掩饰不了她自己。

“那什么我们的亲密照呢???我想只聊病情,应该聊不到我们的照片吧!”尹柯已然变成了质问的口气。

“对啊!我是想给她看看我们的过去,显然你都没有告诉过她。我们回到过去,重新开始好不好!”茹青的语气显然软了下来,上前抱住尹柯。

“我们回不去了,我喜欢的是沙婉,我也早就不是上学时的那个我了。”尹柯上前准备拿开茹青搂在他腰上的手。

“不会的,只是我很久没有在你身边了而已,你还是喜欢我的,不然你朋友圈不会有你给我表白的那个老街的照片的。”茹青依旧不愿放开手。

“那是我和沙婉约会的地方,照片是她拍的,我觉得很美,所以上传了。所以,和你并没有关系,如果你固执己见的话,我们连朋友也做不了了。”看着茹青松开了手,脸上还带着泪水,默默转身离去了。



听着整个对话过程的颖珊不止一次的对着门口翻着白眼,不止一次的和邬童吐槽说自己应该早点和沙婉说的,有时激动的想起身出门去骂茹青两句,索性都被邬童及时制止了。看着茹青走远,尹柯走进了颖珊的病房“刚才的对话你们都听到了,这件事是我处理的不好,不过我喜欢的是沙婉,这点我很清楚。她现在都不肯接我电话,肯定也是不想见我的,所以,如果她来找颖珊,还麻烦你好好劝劝她。我先回去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回到家的沙婉显然心情不好,一头倒在沙发上,沙母看着眼睛无神的女儿不免担心起来。给她盖了条毯子问是不是生病了,沙婉摇摇头,说是吴川太累了,准备早点洗澡休息。“你说你,好好的家里不待,偏要跑去吴川,你说那里有谁照顾你啊~平时叫你多吃点不听,还是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吧”走进浴室的沙婉关上门把母亲的声音隔在了外面,看着没有尹柯的电话和消息,她毅然决然的把手机关掉了。


————

你们想他们怎么和好~

来自巴厘岛的美好祝愿,今天有艳遇一群🐬~话说大家下一章想看柯婉的还是唐缇的番外^_^

一直想说和你一起把护照上盖满章~结果只能一个人完成……

花又开好了18

冬天到了,更文也变慢了……

好久不见~尹柯

————茹青

沙婉的产品,最近不知怎么的,经常收到客诉,客户质量的部的同事都快忙不过来了,经过熬夜检查,确认确实是自己内部产线的原因,沙婉在吴川已经两周没有回家了。忙得她是天昏地暗的。回去的时候,她累瘫在床上,感觉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点开发现是颖珊邀请她视频,她点开只见颖珊素颜穿着病号服躺在医院病床上。。。

“你怎么啦?颖珊~”见颖珊这个状态,沙婉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也没顾及自己的躺的已经乱了的头发。

“腿瘸了。。。拍戏摔的。。。”只见颖珊把手机转了一圈,对着自己已经绑起石膏的腿~~~沙婉瞥见了一旁尹柯的身影,好像在和旁边的医生说着什么。。。

“你怎么会摔的阿~现在怎么说?”沙婉见颖珊这样也无暇顾及一旁的尹柯。

“我挺好的,尹柯正在帮我处理这个事,因为会影响到你们春季新一代产品的代言呢~你不在只能找你男人拉!医生说我要静养,所以你来找尹柯说吧!”颖珊望向尹柯的方向,把手机递了过去。

正和茹青说话的尹柯在颖珊的呼喊中转头接过她手里的手机,“尹柯,颖珊到底怎么受伤了~”

“要不你直接回来看看她,顺带也看看想你的我~”尹柯话伴随着颖珊一旁那个“我不但要吃药,还要吃狗粮哈!”沙婉听着一旁颖珊的呼喊,只见尹柯一旁的医生闪过一个身。

沙婉只是在镜头前笑笑“你怎么那么憔悴呢?是不是最近太忙了,都不好好照顾自己”尹柯看着沙婉显然是一回家就倒头睡得样子,不免关心起了她。

“明天我回来看下颖珊吧,正好回公司处理点事情。。。”沙婉起身喝了一大口水。

“行,你早点休息,我明天去接你。记得吃晚饭!”尹柯笑着把手机还给颖珊,和她说道“邬童交给我的任务我完成的差不多了,你也好好休息,明天带沙婉来看你~”正在啃苹果的颖珊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只见尹柯走出病房,茹青也走了出去。经过刚才的治疗,颖珊知道茹青是尹柯的同学,总觉得两人的关系有点微妙,以她的直觉,觉得两个人之间应该有故事。所以她自然而然的想到给沙婉视频,经过刚才他们的一番交流,颖珊觉得尹柯即使和医生有什么过去,但感觉的到他已经放下了,而医生的反应让她还是略有担心,毕竟女人的心胸她自己也是懂的。


尹柯在走出门后,茹青喊住了他,“尹柯,邢颖珊在VIP病房的有些费用还没有交,你要和我走一趟么?”茹青匆匆出门追上了尹柯。
“直接找邬童的那个小弟吧~他的卡随便刷~”尹柯转过头,指了指颖珊病房门口的那个黑衣人。

“一起喝个咖啡,老同学叙叙旧也不行么?”茹青再次发出了请求。

尹柯还是随茹青去了医院顶楼的咖啡吧,“你好,两杯美式”茹青对吧台的美女服务员说到。

“不了,一杯就够,给我杯柠檬水就好。”尹柯忙在一旁补充道

“美式不是你的最爱么?什么时候戒掉了?”茹青问道。

“嗯,现在爱喝茶。”茹青看着眼前的尹柯有点不认识,这么陌生又冷酷的尹柯,想到她在餐馆见到的那一幕,简直就是两个人。。。

“我和学长前段时间分开了,原来不管时间如何变化,我终不是他心中那个对得人,现在的我才明白,那个对的人是你。”茹青说的眼睛有点湿润了,楚楚可怜的眼睛带着无辜看向尹柯。

尹柯看着这样的她,不免有些心酸,这两年自己走过的,又何曾少,想来一切都过去了吧“我们还是同学,好好生活。不早了,我要回去了。颖珊有什么事就直接联系邬童吧”说着喝了口柠檬水就起身离去了。

看着尹柯离去,茹青心里还是很失落,她刚和学长分开的时候,还沉浸在落寞和悲伤中,那天在餐馆,本以为是母亲约她吃饭,结果是母亲安排的相亲,本就心情不好的自己,还遇到了对别的女人那么温情的尹柯。

手机消息响起,是大学社团的同学回国,茹青便建议办个小型的聚会,至少也可以邀请尹柯。。。


————

倒不如这样

我们回到拥抱的现场

证明感情总是善良

残忍的是人会成长


是工藤新一,是江直树,是学校帅气的学长,终究,你是那个独一无二的易烊千玺❤️